國產動畫電影在風格重塑路上不斷努力

2019-09-29 14:25 · 來源:動漫界 · 編輯:影 ·
   
摘要: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高票房讓國產動畫電影市場燃了一把,對其后上映的《羅小黑戰記》也起到了一定的票房帶動作用,但《哪吒》的成功并不意味著國產動畫電影市場全面崛起,今日上映的國產獻禮動畫《江南》的票房表現,才是很多國產動畫的常規水平,也促使我們冷靜下來,思考國產動畫電影存在的一些問題。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高票房讓國產動畫電影市場燃了一把,對其后上映的《羅小黑戰記》也起到了一定的票房帶動作用,但《哪吒》的成功并不意味著國產動畫電影市場全面崛起,今日上映的國產獻禮動畫《江南》的票房表現,才是很多國產動畫的常規水平,也促使我們冷靜下來,思考國產動畫電影存在的一些問題。

《江南》以江南制造總局為背景,講述生活在清末浦江岸邊的少年阿榔因嬉鬧惹下禍端,被領進江南制造局學藝掙錢還債,與一等機匠陳鐵寒結下師徒緣的故事。展現民族重工業歷史變遷的動畫為數不多,《江南》的立意極佳,但與面向成年市場,質感佳且具有中國美學風格的《哪吒》相反,《江南》存在低幼、低質、低美感三大弊病,

360截圖20190929142358045

拋開《江南》的故事設定,還有很多網友評論《江南》的畫風與色彩運用和宮崎駿動畫電影《起風了》《哈爾的移動城堡》有不少相似之處,事實上不只是《江南》,作為行業天花板般的宮崎駿,作品一直是動畫人學習效仿的對象,原因主要是在價值觀與美學風格方面,宮崎駿作品能夠被大多數人群接受。

而符合大眾審美從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觀眾的觀影意愿,進而影響票房的走勢,早期,國產動畫電影以中國風聞名世界,隨著國產動畫的風格優勢的喪失,近幾年,國產動畫電影也在風格重塑路上不斷努力。

國產動畫電影的早期美學風格

1946-1965年是中國動畫的發展期,出現了水墨動畫片、剪紙片、拉毛動畫片、貼紙動畫片、木偶片、泥塑木偶片等多種具有民族特色等動畫片,1960年運用“寫意”和“神似”等手法的水墨動畫《小蝌蚪找媽媽》引起了國際動畫界極大關注,獲得多項國際殊榮,國際動畫藝術界將中國民族動畫片譽為“中國動畫學派”。

中國動畫學派最主要的特征就是對中國文化元素的運用,比如萬籟鳴創作的《大鬧天宮》,對戲曲武打、民間剪紙、敦煌壁畫等民族化藝術元素的融入,奠定了后來國產動畫的美學發展方向,最為突出的就是臉譜化的形象設計,以及符合角色性格的色彩運用,比如孫悟空的服裝顏色以紅、黃為主,紅色暗示它的忠勇俠義,黃色象征著統治者的權力,表明其敢于挑戰權威,《大鬧天宮》對孫悟空的形象設定一直延續到今天。

《大鬧天宮》先后榮獲多項國際動畫電影節大獎,不僅影響了中國幾代人,也影響了日本最早一批的動畫巨匠,自此之后很長一段時間動畫中的反派角色,如《天書奇譚》中的老狐貍、美女狐貍的形象都具有臉譜化的反派特點。

90年代末國產動畫開始走下坡路,水墨片、木偶片、剪紙片退出舞臺讓國產動畫失去最明顯的民族特色,近幾年,國產動畫崛起的主題也離不開“中國元素回歸”,比如《小門神》中,融入了皮影戲、年畫、壁畫等中國古典元素,還有融入的“北冥有魚”典故的《大魚海棠》,對《西游記》進行重構的《大圣歸來》都獲得了大眾的認可。

此外,新時代下國產動畫的美學回歸不應局限于對民族文化的刻意描繪上,無論從敘事內容還是視覺呈現上,都表現出更具個人風格化的藝術美學追求,比如《大護法》《哪吒》。

“守舊”成就不了中國風,

融合才是大勢所趨

上個世紀國產動畫美學達到了現代動畫人很難企及的高度,但我們無法簡單地將他們的美學成果照搬照抄到當代,無法直接應用在當前的中國動畫創作上,學習中國動畫黃金時代經典的美學思想,學習如何將多種民間藝術形式融入到動畫藝術創作當中才是重點。

尤其是在歐美動畫和日本動畫美學已經深深改變了人們的審美方式時,創作者在創作動畫電影時如若徹底規避外來的美學內容,只不過是在逆勢而為,相互融合,取長補短,形成新的美學形態才是最好的辦法。

如《大魚海棠》雖然整體視覺風格上有著顯著的中國風,但最終呈現出來的人物造型、場景造型等視覺表象卻是與日本漫畫大師宮崎駿作品雷同的,這不得不說是一種融合的文化與美學的表現。

而宮崎駿的作品其實也融入了中國以及西方的文化元素,如《千與千尋》的主要場景湯婆婆的油屋浴場,設計靈感來源于日本東京建筑公園里面的澡堂“子寶湯”,在湯婆婆御殿的入口處,頂上方的天花板采用藻井作為裝飾,這種設計靈感來源于中國傳統建筑風格,但是入口處的地面和墻面則呈現出傳統歐式建筑的裝飾風格。

融合文化的美學風格能夠賦予動畫作品更飽滿的視覺體驗,而比這更加重要的其實還是世界觀的建立,宮崎駿的作品多以環保為出發點,具有一定的普世性容易喚起觀眾的共鳴,其實《哪吒》的成功也是得益于影片的價值觀,容易喚起中國觀眾的共鳴,哪吒性格叛逆,但內心柔軟、不妥協,他在與命運斗爭時“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吶喊,是不少人心中存在卻不敢袒露的向往。

另外,日本的動畫電影具有很好的年齡分層性,低幼市場與成人市場都很成熟,而中國動畫市場在2016年以前,低幼化占據了主導,主要也是因為低幼向作品的票房表現也在不斷走高。《喜洋洋與灰太狼》系列電影從2009年開始連續破億,2014年《熊出沒》IP創造2.47億元的紀錄,成人向作品在資本市場中不受青睞。

如今隨著《大圣歸來》《哪吒》《白蛇》等動畫電影的成功,成人向動畫電影能夠受到更多資本青睞,但其中也有一些不可忽視的問題是,這些動畫電影也是在對傳統故事進行新編,如何脫離傳統故事,創作與時俱進的現代內容,是國產動畫電影的下一個議題,目前,還是捂熱市場最為重要。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創/

上海时时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