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制造”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我命由我”造就票房奇跡

2019-08-24 14:52 · 來源:動漫界 · · 作者: 王珉
   
摘要: 電影聚引的市場熱度和話題度,不止代表著票房大賣、國漫崛起等表面現象。更重要的是它昭示著“中國制造”的動畫電影,從低谷直到譽滿世界的生動寫照。

1

首日、單日、首周末等票房紀錄,一時間,微信朋友圈等社交網絡平臺都在討論這位帶著“煙熏妝”的魔童。《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簡稱《哪吒》)一舉刷新了內地影史動畫電影的各項成績,成為今年繼《流浪地球》后又一部爆款的國產電影。

電影聚引的市場熱度和話題度,不止代表著票房大賣、國漫崛起等表面現象。更重要的是它昭示著“中國制造”的動畫電影,從低谷直到譽滿世界的生動寫照。從1999年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出品的《寶蓮燈》,到2008年創下8600萬票房的《喜羊羊與灰太狼之牛氣沖天》,7600萬票房的《麥兜響當當》,直到2010年破億票房的《喜羊羊與灰太狼之虎虎生威》,雖然貼著“幼稚”與“兒童”的標簽,卻迎合了成年人的市場需求。此后一發不可收拾,潛艇總動員、豬豬俠、熊出沒、麥兜、賽爾號、洛克王國等系列,都在用票房成績支撐著國產動畫的前進。2015年《大圣歸來》更是扛起“國漫崛起”的大旗,《大魚海棠》、《大護法》、《白蛇緣起》等同樣符合主流審美情趣的電影高歌猛進。直至當下熱映的《哪吒》,無疑代表著“中國風”和“中國魂”,走向巔峰的20年光輝結晶。

《哪吒》是導演餃子歷時5年,從細節到海報事必躬親的國產動畫電影,也是國內首部IMAX動畫。電影致力于傳統和中國元素的打造,尤其是民間故事的改編在人物形象上相得益彰,哪吒從正義使徒變為反派魔童,耳目一新。“哪吒鬧海”的傳奇故事家喻戶曉,而《哪吒》卻顛覆了故事。原來的哪吒是靈珠轉世投胎,而在電影中卻變成魔丸投胎,龍王三太子敖丙則是靈珠投胎。

這種魔性,導致哪吒從一開始就一反常態,成為紅孩兒般帶著“煙熏妝”的魔童。他滿臉壞笑的夸張表情,像極了《玩具總動員4》的恐怖傀儡,又像是導演溫子仁《死寂》中的玩偶。原本應為靈珠投胎的他,卻陰差陽錯地被魔丸附體,被百姓歧視地貼上“妖魔”的標簽。此后他一蹶不振,囂張頑劣地逃出父母設下的結界,找百姓捉迷藏“刷”自己的存在感。不同于1979年哪吒救人受民愛戴的版本,本片則成了哪吒個體和陳塘關百姓群體之間,矛盾激化的導火索。

“生而為魔”,使得哪吒飽受歧視,連踢毽子的朋友都沒有,他還身負片末遭受天劫的詛咒,注定被雷劈死。然而父母李靖夫婦不拋棄也不放棄,他們的教育理念傳統又現代,他們用愛感化孩子。這種嚴父慈母的愛,使得觀眾的抽泣聲不絕于耳。電影高潮處,哪吒看到自己血親的生父,將天雷移花接木到自己身上時,迅速飛回在父母面前跪下叩首:“爹娘,謝謝你們!”又將一命換一命的字符撕掉,此刻他眼里飽含的淚水,和許多觀眾奪眶而出的淚水形成呼應。他大聲吶喊道:“我成為怎樣的人,我自己說的算,命運不公就和它斗到底,自己的命我自己扛!”這種反抗的姿態面對世俗的眼光和命運的安排,最終使他逆襲成為拯救陳塘關百姓的英雄。

他從偏見中站起來逆天而行,書寫了現代社會的勵志價值觀——這是電影立意的新高度!改變命運、推翻旁人的偏見,成長為像是美國超級英雄般保護自己和百姓的英雄,這樣的故事或許只能在電影中存在。許多人像是申公豹,因為不被天尊所愛而造反,活成了自己討厭的模樣。又或者像是靈珠投胎的敖丙,他背負著原生家庭的期待,只能活成龍王“望子成龍”的模樣。龍王忍痛卸下的萬龍甲是保護,也是敖丙的內心枷鎖。

電影在形式上繼承了《大圣歸來》的“中國風”特色,山河社稷圖代表著山水風格的意境,哪吒和敖丙額頭的轉世靈符等特效,也將中國傳統文化的要義和精髓融入改編故事。兩人從傳統故事的“生死冤家”成為“歡喜好友”,使得鬧海水淹的原動機,在反抗命運的斗爭精神中成功過度。電影有情懷、有熱血、有勵志、還有成長的元素,使得“國漫熱”出現“自來水”井噴的爆款現象,孩子和成年人都能在該片找到暑期合家歡的看點。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創/

上海时时开奖结果查询